首頁 > 推薦閱讀 > 正文

額吉和她的黑馬駒

貢格爾草原上的雪,下起來連天扯地,瞬間,就把蒙古包嚴嚴實實地蓋了起來。漆黑的夜里刮起了風,猶如一群怪獸在嗷嗷地吼,刮得包頂直搖晃。

額吉聽到四周咔咔欲裂的聲音,焦急不安地說:“馬群要被雪抓跑了,懷駒的騍馬找不到家了……”

外面,驚慌的馬群四處亂撞。風雪夜,馬群有個習慣,會順著狂風跑出上百里。

額吉連連祈禱:“快停了這發了瘋的雪,尥蹶子的風,讓那些可憐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吧!”

就是在這個暴風雪的深夜,黑馬駒提前降生了。它還沒從地上站穩,瘦弱的母馬又凍又餓,死了。

黑馬駒被額吉抱進蒙古包,它睜著淚汪汪的眼睛,四肢彎曲著,身上掛著冰,靠著氈墻打顫。

額吉穿著寬大的袍子,連腰帶都沒來得及系上,她顫巍巍地用手摳去黑馬駒的嘴、鼻子處黏稠的胎液,用自己的袍襟揩干它的身體,然后緊緊地把黑馬駒摟在懷里。

黑馬駒瑟瑟發抖。

額吉心疼地說:“我再晚出去一會兒,你就會凍成一坨梆硬的冰了?!?/p>

過了一會兒,黑馬駒身上的毛干了,身體暖和了,它扭著頭,朝額吉的懷里拱,找奶吃。

黑馬駒剛出生,睜開眼就看到了額吉慈祥的臉龐,它把額吉當成媽媽了。

兩個小時之內,出生的小馬駒要吃上初乳,這樣不但能增強免疫力,而且有足夠的力量站起來。

額吉的手指在黑馬駒身上一遍遍梳理著,茸毛變得松軟蓬松。

黑馬駒愈發饑餓,它抬起頭,充滿期待的眼睛濕漉漉地瞅著額吉??墒悄格R死了,無奶可喂,額吉可憐地親著它的腦門兒,急得滿頭是汗。

額吉突然拿起喂羊羔的奶瓶,忙塞到了黑馬駒的嘴中。

黑馬駒吮了幾口,又吐了出來。

額吉借擠馬奶的機會,把黑馬駒偷偷地塞到了一匹剛產駒不久的母馬的后腿下,母馬感覺到了異常,尥了一個蹶子,躲開了。

母馬的蹄子,差一點踢到黑馬駒的頭上。還沒有叼住奶頭的黑馬駒,嚇得倒退了幾步,愣頭愣腦,不知所措。

額吉抓住馬籠頭,她反復捋著母馬的鬃毛,拍著它的脊背,勸它說:“你是一個懂事的媽媽,一個有愛心的媽媽,怎么能見死不救呢……”

母馬逐漸安靜了。

黑馬駒在額吉的照顧下,活蹦亂跳。它四肢頎長,眼睛烏亮,茸毛柔順發光。額吉去棚圈,它就跟著去棚圈;額吉去擠奶,它就站在母馬的身邊;額吉去遠處拉水,它也跑在牛車的后面。

額吉不知疲倦地忙碌著,擠奶、拴牛犢、燒奶茶、挖牛糞磚, 她一邊干活,一邊教訓貪嘴的黑馬駒:“你這饞嘴的家伙,還沒有吃夠嗎?”一邊喊兒子,“烏力吉呀,你把它拴在勒勒車上,呵喲……”

凌晨,阿爸騎著馬,奔向了草原深處,他要把在草原上整夜吃草的馬群圈回來。額吉把羊群撒開,一只只羊蹦跳著,咩咩地叫著,低著頭,奔向無邊的草原,在晨曦中,像朵朵白云在綠草上滾動。烏力吉則騎著馬,趁著涼爽的早晨,把快樂的羊群趕向遠方的草原。

鞭聲打破了黎明的寧靜,鋪滿新綠的草原醒來了。晶瑩的露珠,一個個,在搖曳的草尖上掛著。

額吉愛每一種動物。草原上的旱獺,穴居食草,頸部短粗,耳朵短小,兩只圓眼清澈單純,一副大板牙露出嘴唇外邊,喜歡站立觀察四周動靜,兩只短粗的前爪經常合在一起,好像是在作揖,顯得憨態可掬,惹人喜愛。夏天,連續的強降雨給干旱的草原帶來了生機,但是也給草原上的小動物帶來了麻煩,小旱獺漂浮在大水中瑟瑟發抖、岌岌可危,額吉捏著小旱獺頸部的皮,光著腳,把它們救上岸。

早晨,是額吉一天中最忙碌的時候,燒奶茶,擠馬奶,黑馬駒跟在她的身后搗亂。她停下來,黑馬駒就嗅她的衣服,還調皮地跟牧羊犬一起搶水喝。

額吉默默地翻出一個破舊的馬鞍,這些天,她的閑暇時間都用在對馬鞍的修理上,她把舊的鞍韉去掉,重新配了嚼子、韁繩、鐙帶,連那副銹跡斑斑的馬鐙,也被額吉用獾子油浸過,再用芨芨草一遍遍打磨,已經顯現出原來的亮色。

額吉說,要親手給孫子烏恩奇制造一副馬鞍。

額吉說:“馬鞍是男人打拼天下的重要工具,頭飾是蒙古族女人的一生?!?/p>

幾天前,阿爸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,突發了腦溢血。

額吉抱著垂危的阿爸:“你這個勇猛的兒馬子,這次真的要扔下我不管了呀……”額吉眼角凝著淚,不相信阿爸會離開她。

阿爸還是走了。

女兒烏日罕從旗里趕了回來,她趴在額吉的懷里流淚。額吉無語,默默地摸著女兒的頭發。

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馬嘶。黑馬駒一蹦一跳地跑過來,不管不顧地把脖頸伸向額吉,把顫動著的嘴唇伸到額吉的懷里。它的雙耳一聳一聳,不安地睜著那雙黑黑的眼睛,驚恐的表情,好像在詢問著什么。

額吉輕輕地摟著黑馬駒的頭,一只粗糙的手久久地撫摸著。她的眼睛里盈滿淚水,肩膀在微微地發抖。

烏日罕非常不安,她擔心額吉的身體。連日來,額吉默默地熬奶茶、煮肉,一句話都不說……

一天夜里,烏日罕被一種輕微的聲音驚醒,她看見額吉用被子捂著嘴抽泣。烏日罕沒敢打擾額吉,靜靜地躺著,任由眼淚順著臉頰蜿蜒流淌。她知道,額吉忍耐得太久了。

第二天,烏日罕細細地打量額吉,一夜之間,額吉老了許多。

額吉仍然步履蹣跚地套上牛車去拉水。她斜斜地坐在車轅一側。

額吉的臉上溝壑縱橫,頭發幾乎全白了,背也駝了??粗~吉矮小單薄的影子消失在低洼不平的鹽堿地里,烏日罕方才跪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黑馬駒一直跟著額吉,跟到了貢格爾河。它的嘴唇探進河水里,低頭長飲,河水漾起一圈圈次第擴展的波紋,在波光瀲滟的河面上,蕩出一條條閃光的弧線,一直密集地向對岸蕩去。

返回的牛車一搖一晃地走在坎坷的土路上,車輪子濺起冰涼的水,濺了額吉一臉一身。不知是水,還是淚。

額吉愛草原,愛牛羊,愛孩子,愛阿爸,愛了一輩子,可是她卻從沒說出一個愛字。

這一天,天氣晴朗。額吉給孫子烏恩奇束緊腰帶,一起走到草地上,她要讓烏恩奇試一試她修理好的馬鞍。

一匹好馬,最終要屬于一個能夠征服它的人。

烏恩奇勒緊馬肚帶,整理了-下鞍韉,勇敢地跨上馬。突然,黑馬駒猛地豎起前蹄,在空中轉了半圈。它還不適應烏恩奇騎在它的背上,不停地尥蹶子,青青的草地踏出密密麻麻的蹄印。烏恩奇死死拽住黑馬駒的鬃毛,兩腿夾住黑馬駒的肚子,身子貼在馬背上。黑馬駒拼命搖晃著身子,左歪右晃,烏恩奇的身體一會兒耷拉到馬肚子上,一會兒翻上馬背,小臉兒顛得通紅,汗水浸透藍色的蒙古袍,緊緊貼在他的脊背上,氈帽也甩到了地上。

過了好一會兒,烏恩奇騎著黑馬駒,重新回到包前。當他滾鞍下馬的時候,額吉猛地撲倒在地上,親吻著這片青青的草地,親吻著這片留下了她和阿爸的斑駁足跡和熾熱愛情,孕育了兒女們的大草原。

看見這一幕,烏恩奇悄悄地哭了,青綠的草莖和嫩葉上,沾掛著他告別童年的淚珠,也掛滿了額木格(蒙古文音譯,奶奶)的淚珠。

“你要長成像你額布格(蒙古文音譯,爺爺)一樣勇敢的牧人!”額吉一手牽著烏恩奇,一手牽著黑馬駒。她的步履堅定,稀疏的白發在陽光下飄動著。

額吉發現,最近她家的一匹老馬總是不跟群回來。每次,她都著急地騎上馬去找它。

貢格爾河上,有天鵝在游。一年的秋天又開始了,它們要飛離草原,來年再飛回來。

終于,額吉在貢格爾河的下游河灘上發現了老馬,它神情懨懨,孤獨地站著。

這匹老馬已經陪伴額吉20多年,就像親人一樣。

它老了。額吉知道,老馬可能熬不過這個冬天了,她決定,在過些天的轉場后,將老馬放生。

額吉心里還有一點擔心,她希望老馬能在轉場時,堅持走完,走到轉場的終點,那時,她就可以安心地把它放生了。

一年一度的轉場開始了,額吉家的牛、羊、馬蹚過了齊腰深的貢格爾河,向著冬牧場渾善達克沙地進發??墒窃谶^河的時候,老馬膽怯了,猶豫不決。最后,額吉只好騎上一匹馬,拽著老馬的韁繩,把它牽過河。

過河的時候,老馬幾次差點絆倒,它的眼睛里有恐懼,有無奈。額吉心里一陣酸楚。

終于上岸了,他們抵達了山后廣闊的牧場。

額吉坐在草原上,靜靜地看著老馬,她希望從老馬的身上,能找到它能堅持再活一年的力量??墒?,老馬躺在了草原上,頭緊貼著地,眼閉著,肚子一鼓一鼓的,氣喘吁吁。

額吉的心里更加沉重了。馬是很少躺在草原上,除非它剛生下來的時候,除非它老得要死的時候。

一幕幕往事在額吉的心里浮現。額吉想起,他們一家幾代人,都騎過老馬。孫子烏恩奇有一次摔在山谷里,是老馬把他叼回了蒙古包。

烏恩奇陪在額吉的身邊,一直低著頭,不說話。

額吉抓了一把青草,喂給老馬,老馬勉強抬起頭來,可是嘴巴只是輕輕張了一下,頭又低了下去。額吉的心里更難受了。

告別的時刻終于到了。

額吉用手仔細地梳理老馬的脊背、鬃毛、肚子、大腿。她和烏恩奇一起往老馬的額頭上、身上抹牛奶。

老馬任他們抹。老馬的眼睛里濕濕的,看著牛奶從自己的額頭上流了下來,老馬仿佛知道了什么。

臨走時,額吉抱住老馬的頭,親了又親。

額吉哽咽著說:“你想翻山就翻山,你想過河就過河,去你想去的地方吧!”

烏恩奇騎上馬,牽著老馬,沿著山谷走了好遠,這是一條陌生的路,否則老馬一定順著原路,回來找他們。

黑馬駒一直跟在后面,它不是老馬的孩子,但是就像親人一樣,一直跟在老馬的身邊。

自從額吉把它從那個風雪夜里救活,自從它長大進入馬群后,就和老馬形影不離。

烏恩奇決定把黑馬駒留在老馬的身邊,伴它度過最后的時光。

烏恩奇站在草原上,看著老馬,舍不得扔下它。

老馬,黑馬駒,兩匹馬,在遠處靜靜地吃草。

烏恩奇騎上馬,回過頭,看著老馬。老馬抬起頭,正向他這邊凝望。烏恩奇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,他夾緊雙腿,催馬狂奔起來,他怕自己會回過頭,情不自禁地回到老馬身邊。

烏恩奇越跑越遠,老馬的身影漸漸消失了。拐了好多山峁,突然空中傳來一聲凄厲的嘶鳴,烏恩奇沒有回頭,眼淚流下來。他知道,那是老馬在向他告別。

第一場雪落了下來。

遠遠地,黑馬駒從遙遠的地平線上跑了回來,額吉知道,黑馬駒已經陪伴老馬度過了最后的時光,老馬已經去了天堂……

額吉不敢看黑馬駒布滿血絲的眼睛。黑馬駒湊到她的身邊。她感覺到手上有一團潮濕的氣,是黑馬駒探著鼻在嗅她的手;往上摸,是馬濃密的睫毛和聳動不已的耳朵。

黑馬駒的眼睛里,有淚!

額吉摟著黑馬駒,悲慟地伏在它的肩胛上……(王樵夫)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
大量国产激情视频在线播放_好男人在线观看神马影视www_好男人视频免费观看视频2019_成年男性泄欲网站